湖珀

『凡尘之间,凡尘之外』蜜汁人设3/X

朱缨部分
“不知道……怎么办。”
小姑娘扯了扯深蓝水手校服的裙摆,幼童干净圆润的脸上出现了让人意外的凝重。
“蔷阿……姐姐说,我不会再长大了。”
她耷拉下脑袋,还是有些难受。
“不能长得像爸爸妈妈那样高了。”
她又抬起头仰望天空,憋住泪花举起双手,踮起脚像芭蕾舞者一样。
仿佛想要触到天空。
她突得笑起来,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。
在她的眼里,天空的好大一片都被她的小小手掌覆盖;如果在旁边静静看着,只会看到有一个小学生拼了命的想要触摸天空。
“但是,我们是一样的。”
“大家在一起。”
“一直都,”
“就像在家里,和家人一样!”
不知是谁给了她这样的承诺。
喂喂,我说,欺骗小孩子真的好吗?
虽然身体从那一刻起就不会变化,但她的小心灵会不断成长呦。

『凡尘之间,凡尘之外』蜜汁人设2/X

孔时骞部分
“已经久到什么都记不清了,年年岁岁就这麽过去了。”
孔时骞将落在胸前湿透的黑发顺到披着浴巾的背上。
“我可比妖怪要年老了,却又不知为何。”
男子了无声息地叹了气,嘴角却是笑意浓厚。
“这日子,活着活着,颇有趣味倒是谈不上。”
眼底的深邃被笑意带去,他弯腰收拾着散发着浓厚血腥气的西装,一边考虑着明天穿哪件去讲课。
“就是啊,”
……
“只是活着,都畏惧着终结之日。”
“活着永远比死亡更要沉稳些。”
他顿了顿,不知是思索话语还是觉着多说了什么。
“又可能,”
“是活着有什么念想罢。”
时光与贪念永远是难以触碰的致美风景。
孔时骞,知其字号,详其样貌,却不知其念于何处。
若真是一常人男子便好了。

(简直瞎掰啊。)

『凡尘之间,凡尘之外』蜜汁人设1/X

年栀部分
“我的眼睛无法使我看见明亮的光芒。”
“如果我的听力能够使我们生存的希望增大,那就太好了。”
少年低头看了看脚边融化的雪水,摘下了墨镜。光线突然增强,他努力睁了睁隐隐刺痛的双眼。
他笑了,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。
酸涩的眼睛落下泪水,使得水坑里映出的晴空起了点点波澜。
“虽然我的眼睛无法直视明朗的天空,”
“但是我还拥有着水啊。”